墨言

一颗完全没有逻辑的糖

之前达到30粉的时候有人点梗,所以就写了这样一篇没有逻辑的糖,文笔渣,腹黑闷骚方木and傲娇秦科长慎入,有裴童,大约是一个模仿不成反被吃的故事吧。 @冰恋薰
    秦方:他们又破了一个大案子,大家决定举办庆功宴,不过秦明和方木没有参加,据知情人士不愿透露姓名的某邰队表示是秦科长最近学会了做菜,他们两个度过二人世界去了,真素虐狗。
    不过当事人并不知道他人的想法,现在方木正在看着鬼手佛心的法医秦科长对着锅一脸手忙脚乱,过了一个小时,终于可以吃饭了,结果就只有一道菜,看起来还不错,方木夹了一口味道真是唉,一言难尽,某秦科长一脸紧张中带着期待的看着自家爱人,看着这样的秦科长,方木突然起了捉弄的心思,摇了摇头。
     某秦科长一脸失落,拿起了筷子,不过又放下了,一脸认真地看着方木,目光中还带着期待,方木装作一脸疑惑,怎么了?   哦,没事。某秦科长摇头,依旧一脸认真地看着方木,就差脸上写上求投喂了,唉,方木无奈地叹了一口,夹了一口菜要喂秦明,秦明张开了嘴,一脸期待,然后方木的筷子转了个弯,把菜喂进了自己嘴里。
     秦明一脸失落,不过接下来方木却吻上了秦明的唇,将菜度给了秦明,然后方木在某秦科长还在发愣的时候退开了,方木挑起了秦明的下巴,然后微笑着说:“没想到,清心寡欲的秦科长,味道还真是不错呢。”秦明刚刚回过神来就听到了这样调戏性的话语。
    然后结局可想而知,秦科长成功把方木吃干抹净。
    裴童:之后方木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表弟童小春,当然忽略了后面少儿不宜的事情,某蠢萌的小春表示表哥你真是好厉害呀,我也要试试,然后就在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小春夹了一筷子菜要喂裴尚轩,裴尚轩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然后小春的筷子转了个弯,把菜喂进了自己嘴里,结果没等自己凑过去呢,裴尚轩却自己凑过来了,结果把小春弄晕了,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然后被吻得晕晕呼呼的小春软倒在了裴流氓的怀里,然后裴流氓抱起了小春进入了房间。
    结局你们应该也知道了,他们过上了(幸福)划掉,性福的生活,可喜可贺,然后他们每天各种虐狗。

错乱(一)

其实一直都很想写秦方,可是文笔太渣,其他大大又写得太好,实在没办法,内含邪教,水仙三角慎入,我们的口号是搞事情,人物可能ooc,可能会有黑化。
     秦明喜欢方木,周围的人都知道,这不算什么秘密
,方木不知道,或者说他装作不知道,其实方木只当秦明是普通的朋友,可是有一天,因为一个滑稽的契机,他开始接近他。因为那个干净的少年。
    他与他相遇纯属巧合,或许还要感谢秦明,让方木遇见了那个少年,那个单纯干净仿若天使的少年,他叫羽还真是秦明的弟弟, 方木第一次见到那个少年,就被那双清澈的双瞳俘获,素来冷情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心动,就是他了,今生就认定他了,可他不知道他身体里的另一个人也已经蠢蠢欲动,当恶魔遇见了天使,是救赎还是毁灭,这还真是让人很期待呀。
    法医科的人发现秦明最近很开心,虽然表面上还是和之前没有差别,不过那上翘的嘴角还是泄露了他的开心,最近和方木之间终于有进展了,不过有点奇怪,他们见面的时候,方木总是有意无意地看羽还真,不过秦明没有在意,也没有往别的方面想,他不知道这成了他以后最后悔的决定。

哈士奇执事与傲娇主人(二)

“为什么明明是他保护我,却变成了我照顾他呀。”我默默地在内心吐槽,不过看着趴在灶台上,一脸求投喂表情的哈士奇,只好叹了一口气,认命地准备午餐。
     看着某只一脸满足的哈士奇,我突然觉得其实如果就这样和他度过下半生其实也不错,或许和他在一起的生活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看着某只哈士奇,我笑了,“杰。”我唤他,他抬起头用那双黑暗的眸子看着我,他的眼睛里倒映出我的影子。
    我突然觉得心跳变快了,血液仿佛都涌上脸颊,我感觉自己的脸一定很红,“咳咳,午餐准备好了,把碗筷准备好,可以吃饭了。我掩饰的咳嗽两声,然后开口。听到午餐准备好了的某只二哈一脸欢腾的去准备。
     我突然又有了一种不忍直视的感觉,唉,就当养了一只哈士奇吧,不过这样貌似也不赖,我这样想着,“可以吃饭了,主人。”杰忽然又恢复了当初那高贵冷艳的样子,见惯了哈士奇的样子,他忽然恢复原样我有点不适应,但还是依旧保持着镇定的样子。
     他体贴地为我拉开椅子,脸上带着绅士的微笑,我微笑点头致谢,然后开始吃午餐,一开始还很正常,可是后来我发现杰一点东西也没有吃,只是直勾勾地看着我,我觉得很奇怪,就疑惑地看着他,他看了看盘子,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嘴,示意我喂他。
    我当时就懵了,什么意思呀,又不是情侣玩什么喂食,不过虽然内心各种吐槽,我还是认命地拿起了叉子,可是我没有发现那是我自己的叉子,叉起了一块牛排递到他嘴边,他一脸满足地吃下了,吃的时候甚至还不小心舔了一下我的手指,我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 
     他还特意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这牛排不错,不过还是你比较好吃。”他微笑着说道,听见他这明显就是调戏的话语,我迅速的拿起盘子,跑进了厨房,“我去洗盘子。”我尽量保持镇定的说,身后传来杰的轻笑。
     大家新年快乐,今天是新年,所以就不发刀了,另附彩蛋,依旧渣文笔,谢谢大家支持 @冰恋薰 怎么样这糖甜不甜
    小彩蛋:
     杰:明睿,我最近学会了个新游戏,咱们一起玩吧。
     明睿:什么游戏?
     杰:这个游戏叫饼干kiss,你咬着饼干这一头,我咬着饼干那一头,然后咱们一起吃
    明睿:好吧,叼住饼干这头
    然后饼干一点点的减少,杰也成功如愿以偿,吻上了温热的唇,之后的事就是明睿3天没能下床。
    至于具体的吗,一般人我不跟他唠这嗑,如果有多多的小心心,俺就跟你们嗦道嗦道

生死不负

   唐山海依旧记得那一天,他与马静安相遇的那一天,说是相遇,其实也不过是擦身而过,不过冥冥中注定,他们仿佛有默契一般,一齐停下了脚步,当目光相交时,一种不知名的感觉充满了心,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剩下一切都十分顺利,我们自然而然的就在一起了,就仿佛我们本来就应该这样,潜意识里有一种想法,绝对不能放开这个人。
    太顺利其实我反而有点不安,他是一个很开朗的少年,笑起来仿佛阳光一样,只是我的身份太过危险,不过我一定会保护好他,倾尽一切,护他一世周全。
     我其实是一个很笨拙的人,我只是尽力对他好,竭尽全力保护他,我爱他,他很温柔,很会关心我。
    我仍然记得我受伤那时他焦急的眼神,一向温柔的他第一次发那么大的火,我知道他是在关心我,他虽然一脸凶神恶煞(呆萌)的表情,可是为我包扎的动作却十分轻柔,他总是这么温柔。
     我依旧记得那一天我生病了,从来没有做过饭的他居然亲自为我煮粥,虽然糊了,但我依旧认为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我们现在在一起已经三年了,我打算在今天向他求婚,我很紧张,思索着要说什么,整理着衣服,他来了,什么事呀,他穿着一身深色西装,我则是浅色,情侣装,我暗戳戳地想着,走神了一会儿,才想起正事,静安,我爱你,让我们结婚吧,我单膝跪地,举起玫瑰,静安愣了一下,然后说你确定,是的,静安,我爱你,让我保护你一辈子吧,我十分紧张,手心都沁出了薄汗。
    好,我答应你,我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再说一遍,唐山海,我爱你,我愿意和你结婚,我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抱住他,吻了上去。
     没有看过正剧,人物ooc,文笔渣,我其实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大家凑合看,谢谢大家

20粉回馈

由于之前发图片,结果被警告,没办法,发链接好了,一辆完全没有逻辑的车,文笔渣,大家凑合看,如果链接打不开,我会发在评论里,谢谢大家
    http://www.jianshu.com/p/5e74c628f346
    @爱逸真的大太阳

吃醋暗黑版(三)

    说完,他解开了绳子,看见我虚弱的样子,他温柔地亲了亲我的额头,我实在没有力气反抗,便任他去了,他看着我的样子,温柔地笑了,“这样才乖,明睿,我的明睿,只属于我的明睿。” 我悲凉地笑了,果然不可能拒绝地了这个人的温柔,他死死的抱住我,力道之大,仿佛要捏碎我的骨头,虽然很痛,但我并没有出声,杰,我轻唤他的名字,轻拍他的后背,他慢慢的放松了下来。这样的幸福我真的可以拥有吗?我真的能接受这份已经染上鲜血的爱吗?他还是我爱着的那个他吗?我看着杰的眼睛不停的问自己,杰仿佛也发现了我的异常,关心的看着我,我微笑着摇头,杰什么也没说,只是抱了抱我。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当初,杰还是那个傲娇中二病毒舌的杰,我也还是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我,我向杰解释清楚了她的身份,他很愧疚,我们把她葬在公墓里,时不时去祭拜,这一切都很好不是吗?只是每一夜,我都能看见她,她什么也不说,只是微笑,我看着她,也朝她微笑,可是在她身后,我看到了杰,举着刀,我努力的想要告诉她,努力的想要救她,可最终我只是看着她死在杰的刀下,依旧微笑着,她伸手想要抚摩我的脸,可最终只能无力的垂下。杰用沾满鲜血的手抚摩着我的脸,微笑着,明睿你只能是属于我的,永远都别想离开我,永远,他拉着我,将我拉进黑暗的深渊。好害怕,谁能来救救我,杰触碰着我,他的手所到之处皆如刀割一般疼痛,鲜血从中流出,他举起我的的手触碰他的脸,他的脸上瞬间出现一道刀口,鲜血从中流出,我想要抗拒却被死死按住了手,看哪,明睿这是你带给我的伤,他抚摩过我的脸颊,那里瞬间鲜血淋漓,这是我带给你的伤,只有我能带给你这种疼痛,明睿只有我,皮肤接触的地方,仿佛都有刀刃划过一般。
    稍微使用了一下dmmd的梗,文笔渣没有逻辑,如果想看开车的话,我试试,结尾尽量he吧,下章开车,在明睿的梦境里

吃醋暗黑版(二)

  如果不是我,墨言姐姐也不会死,都是因为我,我不停地自责,没有发现杰眼中的心疼一闪而过,他冷淡地开口:“你还真是喜欢她呢,刘明睿,你的心里只能有我一个人,你只能是属于我的,永远也别想逃。”说完,他整个身体压了上来,深邃的瞳孔望着我。
    然后他低下了头,拉灯,肉详见评论区,有链接。

吃醋(暗黑版)(一)

   刘明睿醒来发现自己被绑了起来,呈大字形的被绑在床上,看了一下周围,还好还是自己的房间,我叹了一口气,开始呼唤杰,我突然有个不好的预感,能够自由进出这个房间的只有我和杰,难不成,不,不会的,我努力摇着脑袋,想要赶走这个想法,我应该相信杰。
   吱呀一声,门开了,我警惕地盯着门口,结果进来的是杰,我呼出一口浊气,放下心来,杰手里端着一杯牛奶,他很自然地坐在床边看着我,我感觉杰仿佛跟之前不太一样了。
    不过我没有在意,只是急切地问:“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被绑起来?杰,帮我松绑。”呵,我听到他轻笑了一声,“松绑,怎么可能呢!因为就是我把你绑起来的呀,明睿。”我感觉十分震惊,“为什么?到底怎么了?杰。”“为什么?明睿,这一切不都是你逼我的吗,那个女人,那个和你一起吃饭甚至还亲了你的女人,到底是谁?”我看着他疯狂的样子,有些害怕。
   “不过她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反正她也已经不可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了,你只能是我的,任何人都不能抢走你。”“你把墨言姐姐怎么样了?”我焦急的问道,丝毫没有注意到杰扭曲的表情,“墨言姐姐,叫得可真亲热呀,明睿,果然我还是对你太好了吗,好到让你居然想背叛我,你不是想知道她怎么样了吗,我告诉你她死了。”
    说完他狠狠捏住我的肩膀,力道大的仿佛要捏碎我的骨头,很痛,我刚想开口,却听见了墨言姐姐的死讯,她死了,那个姐姐她死了,都是因为我,都是我害死了她,对不起,脑海中又想起姐姐的笑脸,眼泪顺着脸颊缓缓堕落,我开始自责。
     文笔渣,大家凑合看,希望大家多多提意见,么么哒

吃醋(二)

    不过,嘛,这样也不坏,我微笑,与此同时,另一边,杰都快要气炸了,今天临时有事稍微出去了一下,路过明睿最喜欢的咖啡店,想着买个蛋糕回去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居然看见明睿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还一副十分亲密的样子,我努力控制自己不冲过去,我应该相信明睿,我对自己说,于是我找了一个离他们最近的地方看看情况,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敢亲他。
    我肺都快要气炸了,正想上前问问,结7果明睿走了,算了,我需要好好冷静一下。
    另一边,刘明睿正在布置房间,“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呼,终于完成了,蛋糕也做好了,就等杰回来了,看来只能穿那件了。”我苦笑了一下,认命地换上兔女郎的衣服,这样真的可以吗?感觉有点害羞。
   与此同时,正打算进屋的杰并不知道屋里有一个多么大的惊喜等着他,他只觉得生气,怒火仿佛要吞噬他一般, 只隔了一道门的距离,刘明睿觉得很紧张,他想像着杰看到他这身装扮的反应,杰开门了,刘明睿努力地让自己不要紧张,他弯下腰,掬了一个躬说:“欢迎回家and生日快乐杰。”杰觉得有些疑惑,不过更多的是感动,他还是有家的,还是有人关心他的。
    可当他看到刘明睿的装扮时, 他只觉得有一股火冲下了身下,粉红色的兔耳,雪白的肌肤,红彤彤的脸颊,黑色的丝袜包裹着纤长的双腿,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一旁的明睿看着杰一直盯着自己,有些害羞,开口说:“果然这身衣服还是太奇怪了吗,我去换下来。”他刚打算回房间,就被杰给拉住了。
http://m.weibo.cn/status/4060719311884042
这是车的链接,实在不知道怎么分享,文笔渣,好在没翻车,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提意见,谢谢,实在看不到的,评论里有链接

吃醋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我想,今天是我和杰第一次相遇的日子,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他生日,所以就当今天吧,要送什么礼物给他好呢,蛋糕是一定要有的,还要送什么好呢?他最喜欢什么呢?我最喜欢的就是明睿了,脑子里想起了某人放荡不羁(妖艳贱货)的脸,突然觉得脸有点红,摇了摇头,究竟要送什么礼物给他呢?不如找个商量一下好了。
    “所以这就是找我来的原因,为了给他送礼物。”坐在我对面的女子挑了挑眉,“是啊,除了赤霄姐姐之外,你就是我唯一认识的异性朋友了,帮帮我吧,墨言姐姐。”墨言仿佛对这一句姐姐很是受用,嘴角勾起微笑,“要我帮忙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不如。”我看着墨言姐姐的脸一点一点地靠近,她抓住了我的手,微微侧身,看上去仿佛我们在接吻一样,一切都被黑暗处的一双眼睛看了个透彻。           
     墨言浅浅勾起嘴角,在我耳边说:“他既然喜欢你,那你就把自己送给他怎么样?”我脱口而出“姐姐你别逗我。”看到她眼睛里认真的神色,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一定要这么做吗?”她点头,好吧,我只好投降,只是因为实在想不到送他什么礼物而已,才不是想和他亲近呢,哼。
   姐姐递给了我一个袋子,一脸郑重的表情,我点头,拿着袋子离开了咖啡厅,墨言一脸惬意的靠在椅子上,我可是尽力助攻了,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我到家之后打开袋子,居然是兔女郎装,粉红色的兔耳,红色的连体装,黑色的网纹丝袜,还有一双黑色的平底鞋(女式)大小刚刚好,还有一张纸条:明睿,加油,好好给杰一个惊喜by墨言,无奈地笑了一下,感觉好像被那位姐姐算计了呢。
      文笔渣,作者不要脸,为了真真叫姐姐,刀片我收,人物o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