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言

遗憾(一)

   “还真,我求你,不要,我会如你希望的去死,求你,不要跳好不好。”风天逸站在离羽还真一尺远的地方近乎绝望的哀求着,“风天逸,我恨你,就算你去死也改变不了这一切,我要你痛苦一辈子,所以。”羽还真微笑着,纵身跳下悬崖。
     “呼呼呼,又梦见过去了。”羽还真苦笑,那些悲伤恐惧的过往,还有那个人,他冷冷的扫了一眼墙上风天逸的海报,拿起柜子上的飞標,用力一丢,正中额心,羽还真狠厉的说道:“风天逸,你欠我的,我会一点一点的讨回来,所有你在乎的你拥有的我都会夺过来。”
     起床洗脸,收拾一下,准备出门上班,出门之后又变回了那个单纯善良的羽还真,羽还真其实是个很善良的人他的邻居这样评价他,是的,当初的确是这样,可当初那个单纯善良的羽还真最终得到了什么下场呢,他最亲近的姐姐要杀他,他信赖的朋友背叛他,至于他最心爱的人只是一直在利用他,并且杀死了他的全家, 就连他的手也被废了,因为那愚蠢的爱,他什么都没有了。
    他只剩下了恨,这成了他唯一活下去的动力,现在也一样,他无所畏惧,因为什么都没有
    我真是没救了,那么多坑没有填,居然又开新坑,渣文笔,all真慎入,黑化真,复仇梗,实力虐羽皇
    

一颗完全没有逻辑的糖

   “羽还真,你死哪去了,给我滚过来。”一天早上没有见到他的羽后的羽皇风天逸又开始大发脾气了,“陛下,怎么了?我刚才在研究怎么改进机械翼呢。”我们可爱的羽后一脸无辜地回答,“真是的,一早上就不让人省心,快过来陪本皇用早膳。” 桌子上摆满了羽还真喜欢的点心,我们的羽皇一早上又开始实力傲娇了,我们可爱的羽后看见了满桌的食物成功的把之前的不愉快成功忘记了,满眼都是桌子上的食物,“真是个吃货,不过我堂堂羽皇还是还是不缺这点食物的。”羽皇一脸嫌弃,可是微微上翘的嘴角还是暴露了他真实的心情,“好了,快坐下吃吧。”看着狼吞虎咽的羽还真,风天逸宠溺地看着羽还真,一直不停给羽还真夹菜,自己却一点没吃,羽还真看见了,有些不解,给风天逸夹了一点菜,风天逸却没有接,只是张开了嘴,羽还真就喂了风天逸一口,风天逸的嘴角明明都快咧到耳根去了,却还是一脸嫌弃。
    实在不会写糖,结果写成了这样,文笔渣,没有逻辑,就当治愈一下吧 @冰恋薰 这就是无脑糖

孽缘(六)

    结局一
    我并没有阻拦,毕竟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看着怀里的还真,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悲伤,“主上,你的头发。”一旁的手下惊呼,我伸手看了看手中的发,由原来的乌黑化为了雪白,我笑了笑,这已经不重要了,我死死的抱着怀里的他,这样也好,这样你就不能离开我了,就算恨我也好,你永远都不能离开了,还真,只属于我的还真。
    风天逸疯了,虽然表面看起来很正常,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每天都会看见羽还真,在每个地方,每一天他都会看见他,那一刻的红,永远地刻在了他的记忆中,想起就会痛苦,可永远无法忘怀,“羽还真,你做到了,你成功地让我愧疚了一生,这是我的罪,是你赐予我的罚。”
    可他不知道的是,羽还真没有死,或者说还没有死透,留下了一丝魂识,他一直都在他身边,他以为的幻觉其实才是真实,他看得见他,而他却看不见他,他看着他痛苦,也逐渐地释怀了,或许应该放下了,于是在风天逸将死那一刻,他看见了羽还真,他依旧是那个单纯的少年,而他早已白发苍苍,他看见他向他伸出手,带着曾经他最熟悉的笑容,他听见他说,“风天逸,我原谅你。”他死死的抓住羽还真伸出的手,他带着他走进了天堂。(名为地狱的天堂)风天逸这才仅仅是开始,我要你永生永世都痛苦。
     三世情劫,这才只是第一世而已,无间断遭受大苦,是为无间地狱。
   

孽缘(五)

    红,鲜艳的红,罪恶的红,我看着侍女们将一件件的红色嫁衣穿在我身上,我看着自己身上的红,皱了眉,“墨言姐姐,我一定要穿成这样吗?这样很别扭呀。”墨言是我的贴身侍女,是我在这里唯一可以相信的人,她以前是姐姐的侍女,说是侍女,其实更像姐妹,她也是唯一知道我的计划的人,就像我的姐姐一样。
   我歪头看着同样一身红的墨言姐姐,其实墨言姐姐本来长得就很漂亮,穿上这么鲜艳的颜色更显得明艳动人,一瞬间我竟有些移不开眼,我微笑着调戏她,“很漂亮呢,墨言姐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新娘子呢。”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耳朵悄然攀上一抹红。然后她伸手遣散了侍女。
     我微笑,然后正色道:“东西带来了吗?计划今晚执行,风天逸为人谨慎,我会和他一起喝下毒酒。”她看着我,目光隐含担忧,“一定要这样吗?郡主不会希望你为了帮她复仇而丢了性命。”她认真地说,我说:“我已经没有退路了,我要他付出代价,墨言姐姐,如果你还希望我以后能幸福,就不要拦我。”她叹了一口气,终是什么没有说,我知道她是真心希望我能放下,可是这不可能。
     我看着她伸手将我的长发笼起,用一条红绸将头发束起,我看着她微笑着,笑容中带上了些苦涩。
     我听见有人敲门,她轻轻的将一个小小的纸包放进了我的手心,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孩子,对不起,还没有让你看见这个世界就离开了,对不起,我伸手擦去眼角的清泪,挂上幸福而虚假的微笑,将红色的盖头盖在头上,任由墨言扶起我的手,将我带到门外,我听见了鞭炮的响声和喜乐的声音,一步步地走向轿子。
    经历过一路颠簸之后,跨过了火盆,走向了新房,我坐在床上,紧紧地握住手心中的纸包,里面装着是我们雪家独有的毒药,踏雪寻梅,除了我没有人有解药,我掀开盖头,伸手拿过桌子上的酒壶,将纸包打开,将里面的药粉全部倒进酒壶里,然后轻轻摇晃,我从袖中拿出一封信,还有踏雪寻梅的解药,放在了枕头下面,风天逸,你没有资格死,你要活着,记住我们都是因为你而死的,一辈子记住,你没有资格幸福。
     我坐在床上,静静地等待着夜晚的来临,过了一会儿,天黑了,我伸手将盖头重新盖好,我紧张地等待着手心中沁出了薄汗,我听见了门被推开的声音,紧接着盖头被掀开了,风天逸也同样穿上了一身红衣,更加显得丰神俊郎,可我却早就没有了欣赏的心情。
     我看着他脸上的幸福微笑,我也努力让自己的脸上出现微笑,他温柔地执起我的手,眼中倒影出我的影子,我微笑伸手拿过酒壶,斟满两杯酒,微笑着递给他其中一杯,而自己则拿起另一杯,微笑着喝完了这致命的合卺酒,静静地等待着药效发作。
    在这之前,我终于不用继续演戏了,我看着他突然吐出了一口鲜血,我微笑,死死地咽下口中的鲜血,他诧异地看着我,我从袖中拿出匕首,狠狠地刺向他,他的眼中从惊讶变成了愤怒,他伸手夺去我的匕首,我依旧微笑着。我看着他清明的瞳孔渐渐变得浑浊不清,心中清楚是药效发作了。
     我静静地看着他手中的匕首直直的向我的心脏而来,而我并没有躲避,只是闭上了眼睛,终于可以解脱了,当传来匕首刺穿皮肉的声音,我看见了他不可置信的眼神,匕首掉在了地上,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我的眼前模糊不清,什么也看不见,我只听见了风天逸的怒吼和仿佛哭泣一样的声音,姐姐,我的眼前出现了我的姐姐,她温柔微笑着向我伸出手,我还看见了我的娘亲,我的家人们,他们都在等我,我微笑着向他们伸出手,然后静静地停止了呼吸。
     “羽还真,你不能死,你就这么恨我吗?我好不容易找回了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带走了我们的孩子,你恨我,你赢了,我很痛苦。”我死死的抱着羽还真,仿佛这样就可以留下他一样,然后我看见了墨言,真真最亲近的人,我看着她掀开了枕头,拿出一封信还有一瓶药,她从里面拿出了一粒药丸还有那封信,递给了我,她看着我吃下了药丸,然后她捡起了地上的匕首,狠狠地扎入了自己的心脏,她的脸上带着和真真一样的微笑。

孽缘(四)

    我和他仿佛还和之前一样,只有我们自己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他努力将一切还原,可早已物是人非,姐姐,苓姐姐,他们再也回不来了,自从我们重新在一起之后,他总喜欢紧紧地抱着我,仿佛这样就可以留下我,但我早就不爱他了,就算人留下,心也早就死了。
    我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让他痛苦,永远,今天有太医前来诊脉,说我怀孕了,我愣住了,怀孕了,我伸手抚摩着肚子,这里孕育着一个生命,不,他不该降生在这个世上,很快,风天逸就来了,他看着我的肚子,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我很想告诉他,没用的,我不会生下这个孩子的,不过我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他小心的抱着我,将耳朵贴在我的肚子上,他很幸福。
      之后他宣布了一个让我措手不及的消息,他说:“传我旨意,封羽还真为羽后,择日完婚。”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的微笑僵在了脸上,我可以对他强颜欢笑,也可以与他同床共枕,可是我没办法嫁给他,我没办法日日夜夜对着我恨之入骨的仇人强颜欢笑,不行,我做不到。
    我看着他微笑着执起我的手,对我说着世界上最甜蜜的情话,我却只觉得虚伪,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微笑着牵着他的手,看来计划需要提前执行了。
    孽缘应该再有一章加一篇番外就可以完结了,想看he的亲们可能要失望了,这就是一把刀,至于包子嘛,就是用来搞事的,好了,下章大婚,女装真上线,谢谢大家的支持,之后应该就填其他坑了。 @夕阳的微笑

孽缘(三)

    等我醒来之后,许久没有露面的风天逸出现了,他坐在床边,我们相顾无言,空气中扩散着难堪的沉默,我们早就不再是当初的我们了,最后还是他先开了口,“羽还真,你到底想怎么样?”怎么样,这应该是我问的呀,我没有开口,正当我以为他会离开时,他伸手抱住了我,力道大得仿佛要将我揉进他的骨血之中。
    我听见他嘶哑的声音,“羽还真,我们不要互相互相伤害了好不好?当初是我不对,可是那不能全部怪我,如果没有花神佩,没有那该死的宿命,我们应该幸福地在一起呀,还真,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让我补偿你,好不好,求你。”真是讽刺呀,这曾经是我最想要的,可现在只觉得讽刺,回去,怎么可能,我恨你呀。
    不过我并没有显露出来,我只是微笑着回答好,我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很幸福,看着这样的他仿佛又让我回到了我们当初在一起的日子,那时我们很幸福,只是现在的我们没有资格幸福了,我们的身上背负了太多罪孽,风天逸,我恨你,我要你这一辈子都沉浸在痛苦和愧疚之中。
     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说是在一起了其实并没有任何改变,只是我可以在清风苑周围行动了而已,他还在院子中间种了一棵桂花树,每当桂花落下的时候,仿佛下了一场桂花雨一样,很美,他有时会来,我们就坐在桂花树下准备一盘桂花糕,一瓶桂花酒,在树下对饮。
    我看着桂花酒,一个计划出现在脑中,我依旧微笑着,一如当初,只是我不再爱他了而已。

错过

    接九州真真结局,私设如山,文笔渣,因为实在写不出来糖安的文,很不好受,所以大家和我一起不好受吧。
     羽还真死了,死在天空城那场战役里,不过他并没有彻底消失,天空之眼保留住了他的一缕魂识,不过力量太弱,还不能化形,风天逸看着羽还真死的,就死在自己面前,他愣愣地看着羽还真的尸体,刚才他还活着与自己针锋相对,怎么会突然没有了呼吸。
    他伸手抱住羽还真,死死的抱着,他用力晃动着羽还真的身体,仿佛这样就可以唤醒他一般,他一遍一遍的叫着他的名字,“羽还真,你醒醒,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可以死,羽还真,你说话呀。”
    从来没有掉过眼泪的羽皇哭了,像个失去了最心爱玩具的孩子一般,他终于说出了那句话,羽还真,我爱你,可惜他再也听不到了。
    在那之后,风天逸颓废了好长一段时间,谁来劝都没有用,就连风刃都无计可施,直到那一天易茯苓来见了风天逸,之后他便不再颓废,外人都以为是因为风天逸还爱着易茯苓,可只有易茯苓自己知道,他愿意见她,不过是因为还真叫她姐姐,而她劝他的也不过就是一句话,还真不会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
     她与他之间本不可能,都是因为星流花神的宿命,他清醒了,而她却沉沦了,她真的爱上了风天逸,可是她有什么资格与他在一起呢,她能做的只是替还真守护风天逸,只要能待在他身边,她就满足了。
    之后风天逸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的那个风天逸,只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在逃避,他将羽还真的尸体放在清风苑,用秘法保尸身不腐,他每一天都会去那里,带着一壶桂花酒,一盘桂花糕,因为这是羽还真最喜欢吃的,他每天都会在那里喝酒,一边喝一边对羽还真说今天发生的趣事,好像羽还真还活着,只是睡着了。
     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羽还真,我好想你。”然后哭着睡去,易茯苓很心疼他,可是无能为力,她只能默默地陪着他,安慰他。
     羽还真在天空之眼中勤加修炼,终于可以化形了,在这些日子里,他每天都在思念着风天逸,就像风天逸思念着他一样,他想要快点见到风天逸。
     于是他回到了澜州,回到了皇宫,他先去了风天逸的房间结果没有看见他,他想了想,进了清风苑,想到终于可以见到心爱的人,他的脸上挂上了幸福的微笑,只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他没有想到的。
     他看见了他心爱的人躺在他姐姐的怀里,吻上了他姐姐的唇,他看着他们拥吻,他一直知道易茯苓喜欢风天逸,而风天逸似乎也是喜欢易茯苓的,这不是很好吗,他们都很幸福呀,他笑了可眼泪却不断地流淌,他转身,我该放手了,羽还真想。
    于是他让风天逸昏睡,进入了他的梦,梦里桃花盛开,他就站在桃花林里,他看见了风天逸,他微笑着说天逸,好好活下去,你要幸福,好好对待苓姐姐,再见。风天逸想要触碰他,可是只能看见他越来越远,他拼命的跑可是这么也追不上。
    半梦半醒间,他感觉自己被抬了起来,其实羽还真早已入过了易茯苓的梦,他想要带走清风苑,让易茯苓带走风天逸,风天逸醒来时,只看见一堆灰烬,羽还真设法让清风苑燃烧,将自己存在的所有痕迹都抹去,然后他入了轮回,风天逸看见清风苑被烧毁了,整个人精神几近崩溃,于是他选择忘却,他忘记了羽还真。
     他又变回了以前的风天逸,他娶了易茯苓为妻子,他以为他忘却了,可在睡梦之间他抱着易茯苓喊的却是还真,一年之后,他和易茯苓生乐一个男孩,取名为风念真,意义不言而喻,风天逸思念羽还真,他以为他可以忘却,本来这样的日子应该持续下去。
     可命运就是这么喜欢捉弄人,他无意间看见了尺素,本应封存的记忆又再次被唤起,眼泪滑过,那种痛仍然刻在骨髓里,刻骨铭心,他全部想起来了,那种求而不得的痛,羽还真这个刻在心口的名字怎么能忘呢。
    后来的风天逸很幸福,起码外人是这么认为的,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多痛,羽还真,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幸福,哪怕没有你。
     @爱逸真的大太阳  @夕阳的微笑  @bbtang259 ,小伙伴们来看文拉,您点的虐羽皇and刀已上线,请注意签收,不接受刀片,我有倚天屠龙剑

可惜没如果(一)

  羽还真喜欢风天逸,从记事开始,那时他5岁,现在他17岁,整整12年,这已经不能称作喜欢而是爱,他小心翼翼地喜欢着他,他以为他不知道,可是他早就知道了,同样风天逸也喜欢羽还真,只是在现在而已,这只能称作喜欢,他或许只是把和他的感情当作游戏而已。
    就是在羽还真17岁这一年,风天逸向他表白了,这是他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他很开心,虽然他知道这对于风天逸可能只是一个游戏,但他并没有介意,他能允许我留在他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羽还真想着。
    他是这样卑微地爱着他,卑微到尘埃里,可惜并没有从尘埃里开出花,风天逸虽然已经和他在一起了,可是还是与别人搞着暧昧,羽还真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可是心还是会痛。
   一切持续到那一天,那一天是羽还真姐姐的生日,羽还真很开心,他认真地准备着姐姐的生日礼物,本想叫上风天逸一起,最后还是放弃了,他没有想到,风天逸还是参加了,却是以他姐夫的身份,羽还真看着姐姐牵着风天逸一脸幸福的笑容,他也看见了在他面前从来没有笑过的风天逸笑了,十分幸福的笑容刺痛了他的眼睛。
   羽还真感觉鼻子酸酸的,有什么东西聚集到了眼眶,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于是他离开了,把给姐姐的礼物交给了仆人,然后离开了,没有人看见他的背影有多么孤独,多么悲伤。
    羽还真魂不守舍的走着,眼泪从脸颊慢慢滑落,可是他并没有看见旁边的人,于是撞了上去,一个温暖的怀抱,他听见了那人温柔的声音,你没事吧,没事,对不起,对不起,羽还真急忙道歉。
     我又来了,对不起真真,我不想虐你的,相信我,我是真真亲妈粉,我爱真真,大家猜猜这个男人是谁呢?文笔渣,这篇逸真应该不会有糖,结尾he?对我来说是he了,结尾不是逸真,主打虐羽皇,好了,谢谢大家,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提意见,我在评论区等你们哦

疯狂(三)

     风天逸视角:那是我们最和谐的时光,也是我最美好的记忆,可是幸福总是短暂的,他到了该上学的年龄,父亲把他安排进了星辰阁,我很开心,因为我也在那里说上学,这样我就可以每天都见到他了。
     还真入学之后,拜了他的偶像机枢为师,机枢(参考原剧设定)是很伟大的机关师,还真一直都很崇拜他,每天都窝在清风苑不出来,害的我好久都没有捏过还真的脸了,真是机枢再好,他也不可能照顾你,保护你呀,哼!我才没有吃醋呢
     每天好不容易可以见到还真一会儿,一见面就是机枢师傅怎么好,要不然就是机关术,那堆破铜烂铁比我还好吗,哼!我才不会吃一堆破铜烂铁的醋呢,哼!
     羽还真视角:机枢师傅真的好厉害呀,能够拜他为师我真的好开心,一定要好好向机枢师傅讨教,不过最近天逸哥哥好像不开心呢,不如把我新研制的机关送给他,他应该会很开心吧。
     天逸哥哥,这是我新研制的机关叫尺素,它可以blablabla(详见原剧尺素设定),送给你,希望你喜欢。
     风天逸视角:终于能见到还真了,好开心,不行,我要保持高冷形象,什么事?还真拿着一只蝴蝶举到我面前,说这是他新研制的机关,他真的好可爱,其实他说了什么我都没听,我只注意到了最后一句话他说这是送给我的,这是还真特意为我研制的机关,举起那只蝴蝶,看了看,我对他说还凑合吧,但还是情不自禁地勾起了嘴角。天逸哥哥喜欢就好,他笑着对我说,以后不能送给尺素了,听到了吗?好,我听见他说。
   渣文笔,私设如山,羽皇被我写得ooc了,实在对不起,只是一篇过渡章,你可以把它单当小甜饼看,谢谢大家,希望多多提意见

孽缘(二)

    一幕幕过往如走马灯一般闪过,苓姐姐,庭君哥哥,机枢前辈,飞霜姐姐,可出现最多的却是风天逸的脸,开心的,难过的,生气的,我用力摇了摇头,怎么想起他了,我观察着周围,一切都没有变,可我却再也找不回当初的心情了,这里一点也没变,变得是我。

    我以为他把我关在这里,大约就是换了一个地方囚禁我,没想到在这里三餐照时送,珍惜材料每日都有人送来,只是不允许我出去罢了,风天逸,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想要问清楚,可是他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这样也好,我这样想着,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想通了的我,便不再思考风天逸的事,专心在机关术上 ,我没日没夜的研究,努力的沉浸在机关里,不吃不喝, 仿佛想要用研究麻醉自己,我恨风天逸,但我又控制不住自己去想他,我厌恶爱着风天逸的自己,每天拼命回想我的姐姐,想要让自己一心仇恨他。
 
    这是第三天了,我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我在赌,以自己的性命赌,赌风天逸会不会来,如果没来也好,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再坚持下去了,终于可以休息了,好累。

    昏迷前,我好像看到了风天逸,果然是要死了,都出现幻觉了,然后我就没有了意识。
     渣文笔,有私设bug,没有逻辑,大家将就看吧 ,欢迎大家在评论区提意见,我是真真亲妈粉,最虐真真也就这几章,之后会有糖,不过主旋律虐 @夕阳的微笑
@bbtang259 小伙伴们来看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