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言

疯狂(二)

   就这样,我多了一个弟弟, 我无论去哪里都会带着他,
他很可爱也很善良,他在机关术上极有天赋,但总是有点小迷糊,我很喜欢(欺负)这个弟弟。我想要了解他,了解他的全部,想让他融入我的生活,想要他也了解我。           
    于是我把他介绍给了我的朋友:向从灵,(雪飞霜痴汉)雨瞳木,杜若飞,月云奇,雪飞霜(死对头),白庭君(敌人),易茯苓(暗恋白庭君),他很乖,但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我没有在意,于是我们就在一起玩,雪飞霜说她去拿一些点心,便离开了,然后他们便与还真攀谈起来,我看着他给他们看他做的小机关,看着他被夸奖时害羞的笑脸,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想把他藏起来,这样的笑脸只有我能看到。      
   
      我觉得自己很奇怪,很生气,可不知道为什么生气,他们并没有发现了我的异常,只有他发现了在一旁的我,他走了过来,怯怯地问:“天逸哥哥,你怎么了?”我看着他澄澈的双眸,圆圆的脸颊,忍不住伸手捏住他的脸颊,直到看到那双眸里闪动着泪花时,才放开了手心情好了不少,这让我觉得有些愧疚。

    这时,雪飞霜回来了,她看着好像要哭出来的羽还真和一旁无动于衷(实际上是不知所措)的我,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转身拉起还真的手,柔声哄着,还拿了帕子为他擦眼泪,其他人也过来哄着他,他很快就不哭了。          
   
   只是看着桌子上的点心,怯怯地问:“我可以吃吗?”“当然可以”雪飞霜微笑着回答,他拿起了一块点心塞进嘴里,腮帮子一鼓一鼓地好像一只仓鼠,他真可爱,我这样想,雪飞霜看着他可爱的样子 ,拿了一块点心喂他,他居然还吃了,好生气哦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又玩了一会,我带着羽还真准备回家,看着他和雪飞霜依依不舍的样子,我觉得自己要气炸了,我恨不得马上上去分开他们俩,不过良好的教养不允许我这么做,我保持着微笑看他们告别。                                

    回家的路上他扯住我的衣袖,诺诺地问以后可不可以和他们一起玩,我想说不行,可是我看着他那双眸子,他看我没有回答,轻轻晃了一下我的衣袖,软软地说:“天逸哥哥。”他这是在向我撒娇吗!那句不行被我硬生生地改成了可以,我看着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对我说:“果然天逸哥哥对我最好了,哥哥你低下头。”啾,他亲了我一下,今天一天所有的坏心情都没了,我看着他笑着说:“大人们喜欢人时都会亲那个人,我最喜欢天逸哥哥了,所以也亲天逸哥哥。”我笑了,不过很快说:“以后不许亲别人,听到了吗?”我看他疑惑了一下, 不过很快就答应了,我很高兴,拉着他的手走回了家。                 
      那年他10岁,我12
      文笔依旧渣,实在不会写糖,大家撮合看,谢谢

                                

评论(2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