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言

一颗完全没有逻辑的糖

之前达到30粉的时候有人点梗,所以就写了这样一篇没有逻辑的糖,文笔渣,腹黑闷骚方木and傲娇秦科长慎入,有裴童,大约是一个模仿不成反被吃的故事吧。 @冰恋薰
    秦方:他们又破了一个大案子,大家决定举办庆功宴,不过秦明和方木没有参加,据知情人士不愿透露姓名的某邰队表示是秦科长最近学会了做菜,他们两个度过二人世界去了,真素虐狗。
    不过当事人并不知道他人的想法,现在方木正在看着鬼手佛心的法医秦科长对着锅一脸手忙脚乱,过了一个小时,终于可以吃饭了,结果就只有一道菜,看起来还不错,方木夹了一口味道真是唉,一言难尽,某秦科长一脸紧张中带着期待的看着自家爱人,看着这样的秦科长,方木突然起了捉弄的心思,摇了摇头。
     某秦科长一脸失落,拿起了筷子,不过又放下了,一脸认真地看着方木,目光中还带着期待,方木装作一脸疑惑,怎么了?   哦,没事。某秦科长摇头,依旧一脸认真地看着方木,就差脸上写上求投喂了,唉,方木无奈地叹了一口,夹了一口菜要喂秦明,秦明张开了嘴,一脸期待,然后方木的筷子转了个弯,把菜喂进了自己嘴里。
     秦明一脸失落,不过接下来方木却吻上了秦明的唇,将菜度给了秦明,然后方木在某秦科长还在发愣的时候退开了,方木挑起了秦明的下巴,然后微笑着说:“没想到,清心寡欲的秦科长,味道还真是不错呢。”秦明刚刚回过神来就听到了这样调戏性的话语。
    然后结局可想而知,秦科长成功把方木吃干抹净。
    裴童:之后方木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表弟童小春,当然忽略了后面少儿不宜的事情,某蠢萌的小春表示表哥你真是好厉害呀,我也要试试,然后就在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小春夹了一筷子菜要喂裴尚轩,裴尚轩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然后小春的筷子转了个弯,把菜喂进了自己嘴里,结果没等自己凑过去呢,裴尚轩却自己凑过来了,结果把小春弄晕了,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然后被吻得晕晕呼呼的小春软倒在了裴流氓的怀里,然后裴流氓抱起了小春进入了房间。
    结局你们应该也知道了,他们过上了(幸福)划掉,性福的生活,可喜可贺,然后他们每天各种虐狗。

错乱(一)

其实一直都很想写秦方,可是文笔太渣,其他大大又写得太好,实在没办法,内含邪教,水仙三角慎入,我们的口号是搞事情,人物可能ooc,可能会有黑化。
     秦明喜欢方木,周围的人都知道,这不算什么秘密
,方木不知道,或者说他装作不知道,其实方木只当秦明是普通的朋友,可是有一天,因为一个滑稽的契机,他开始接近他。因为那个干净的少年。
    他与他相遇纯属巧合,或许还要感谢秦明,让方木遇见了那个少年,那个单纯干净仿若天使的少年,他叫羽还真是秦明的弟弟, 方木第一次见到那个少年,就被那双清澈的双瞳俘获,素来冷情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心动,就是他了,今生就认定他了,可他不知道他身体里的另一个人也已经蠢蠢欲动,当恶魔遇见了天使,是救赎还是毁灭,这还真是让人很期待呀。
    法医科的人发现秦明最近很开心,虽然表面上还是和之前没有差别,不过那上翘的嘴角还是泄露了他的开心,最近和方木之间终于有进展了,不过有点奇怪,他们见面的时候,方木总是有意无意地看羽还真,不过秦明没有在意,也没有往别的方面想,他不知道这成了他以后最后悔的决定。

30粉回馈

居然有30粉了,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会尽量把坑填完,大家可以在评论区点梗,我会尽量完成,再次谢谢大家

哈士奇执事与傲娇主人(二)

“为什么明明是他保护我,却变成了我照顾他呀。”我默默地在内心吐槽,不过看着趴在灶台上,一脸求投喂表情的哈士奇,只好叹了一口气,认命地准备午餐。
     看着某只一脸满足的哈士奇,我突然觉得其实如果就这样和他度过下半生其实也不错,或许和他在一起的生活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看着某只哈士奇,我笑了,“杰。”我唤他,他抬起头用那双黑暗的眸子看着我,他的眼睛里倒映出我的影子。
    我突然觉得心跳变快了,血液仿佛都涌上脸颊,我感觉自己的脸一定很红,“咳咳,午餐准备好了,把碗筷准备好,可以吃饭了。我掩饰的咳嗽两声,然后开口。听到午餐准备好了的某只二哈一脸欢腾的去准备。
     我突然又有了一种不忍直视的感觉,唉,就当养了一只哈士奇吧,不过这样貌似也不赖,我这样想着,“可以吃饭了,主人。”杰忽然又恢复了当初那高贵冷艳的样子,见惯了哈士奇的样子,他忽然恢复原样我有点不适应,但还是依旧保持着镇定的样子。
     他体贴地为我拉开椅子,脸上带着绅士的微笑,我微笑点头致谢,然后开始吃午餐,一开始还很正常,可是后来我发现杰一点东西也没有吃,只是直勾勾地看着我,我觉得很奇怪,就疑惑地看着他,他看了看盘子,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嘴,示意我喂他。
    我当时就懵了,什么意思呀,又不是情侣玩什么喂食,不过虽然内心各种吐槽,我还是认命地拿起了叉子,可是我没有发现那是我自己的叉子,叉起了一块牛排递到他嘴边,他一脸满足地吃下了,吃的时候甚至还不小心舔了一下我的手指,我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 
     他还特意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这牛排不错,不过还是你比较好吃。”他微笑着说道,听见他这明显就是调戏的话语,我迅速的拿起盘子,跑进了厨房,“我去洗盘子。”我尽量保持镇定的说,身后传来杰的轻笑。
     大家新年快乐,今天是新年,所以就不发刀了,另附彩蛋,依旧渣文笔,谢谢大家支持 @冰恋薰 怎么样这糖甜不甜
    小彩蛋:
     杰:明睿,我最近学会了个新游戏,咱们一起玩吧。
     明睿:什么游戏?
     杰:这个游戏叫饼干kiss,你咬着饼干这一头,我咬着饼干那一头,然后咱们一起吃
    明睿:好吧,叼住饼干这头
    然后饼干一点点的减少,杰也成功如愿以偿,吻上了温热的唇,之后的事就是明睿3天没能下床。
    至于具体的吗,一般人我不跟他唠这嗑,如果有多多的小心心,俺就跟你们嗦道嗦道

遗憾(一)

   “还真,我求你,不要,我会如你希望的去死,求你,不要跳好不好。”风天逸站在离羽还真一尺远的地方近乎绝望的哀求着,“风天逸,我恨你,就算你去死也改变不了这一切,我要你痛苦一辈子,所以。”羽还真微笑着,纵身跳下悬崖。
     “呼呼呼,又梦见过去了。”羽还真苦笑,那些悲伤恐惧的过往,还有那个人,他冷冷的扫了一眼墙上风天逸的海报,拿起柜子上的飞標,用力一丢,正中额心,羽还真狠厉的说道:“风天逸,你欠我的,我会一点一点的讨回来,所有你在乎的你拥有的我都会夺过来。”
     起床洗脸,收拾一下,准备出门上班,出门之后又变回了那个单纯善良的羽还真,羽还真其实是个很善良的人他的邻居这样评价他,是的,当初的确是这样,可当初那个单纯善良的羽还真最终得到了什么下场呢,他最亲近的姐姐要杀他,他信赖的朋友背叛他,至于他最心爱的人只是一直在利用他,并且杀死了他的全家, 就连他的手也被废了,因为那愚蠢的爱,他什么都没有了。
    他只剩下了恨,这成了他唯一活下去的动力,现在也一样,他无所畏惧,因为什么都没有
    我真是没救了,那么多坑没有填,居然又开新坑,渣文笔,all真慎入,黑化真,复仇梗,实力虐羽皇
    

一颗完全没有逻辑的糖

   “羽还真,你死哪去了,给我滚过来。”一天早上没有见到他的羽后的羽皇风天逸又开始大发脾气了,“陛下,怎么了?我刚才在研究怎么改进机械翼呢。”我们可爱的羽后一脸无辜地回答,“真是的,一早上就不让人省心,快过来陪本皇用早膳。” 桌子上摆满了羽还真喜欢的点心,我们的羽皇一早上又开始实力傲娇了,我们可爱的羽后看见了满桌的食物成功的把之前的不愉快成功忘记了,满眼都是桌子上的食物,“真是个吃货,不过我堂堂羽皇还是还是不缺这点食物的。”羽皇一脸嫌弃,可是微微上翘的嘴角还是暴露了他真实的心情,“好了,快坐下吃吧。”看着狼吞虎咽的羽还真,风天逸宠溺地看着羽还真,一直不停给羽还真夹菜,自己却一点没吃,羽还真看见了,有些不解,给风天逸夹了一点菜,风天逸却没有接,只是张开了嘴,羽还真就喂了风天逸一口,风天逸的嘴角明明都快咧到耳根去了,却还是一脸嫌弃。
    实在不会写糖,结果写成了这样,文笔渣,没有逻辑,就当治愈一下吧 @冰恋薰 这就是无脑糖

孽缘(六)

    结局一
    我并没有阻拦,毕竟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看着怀里的还真,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悲伤,“主上,你的头发。”一旁的手下惊呼,我伸手看了看手中的发,由原来的乌黑化为了雪白,我笑了笑,这已经不重要了,我死死的抱着怀里的他,这样也好,这样你就不能离开我了,就算恨我也好,你永远都不能离开了,还真,只属于我的还真。
    风天逸疯了,虽然表面看起来很正常,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每天都会看见羽还真,在每个地方,每一天他都会看见他,那一刻的红,永远地刻在了他的记忆中,想起就会痛苦,可永远无法忘怀,“羽还真,你做到了,你成功地让我愧疚了一生,这是我的罪,是你赐予我的罚。”
    可他不知道的是,羽还真没有死,或者说还没有死透,留下了一丝魂识,他一直都在他身边,他以为的幻觉其实才是真实,他看得见他,而他却看不见他,他看着他痛苦,也逐渐地释怀了,或许应该放下了,于是在风天逸将死那一刻,他看见了羽还真,他依旧是那个单纯的少年,而他早已白发苍苍,他看见他向他伸出手,带着曾经他最熟悉的笑容,他听见他说,“风天逸,我原谅你。”他死死的抓住羽还真伸出的手,他带着他走进了天堂。(名为地狱的天堂)风天逸这才仅仅是开始,我要你永生永世都痛苦。
     三世情劫,这才只是第一世而已,无间断遭受大苦,是为无间地狱。
   

孽缘(五)

    红,鲜艳的红,罪恶的红,我看着侍女们将一件件的红色嫁衣穿在我身上,我看着自己身上的红,皱了眉,“墨言姐姐,我一定要穿成这样吗?这样很别扭呀。”墨言是我的贴身侍女,是我在这里唯一可以相信的人,她以前是姐姐的侍女,说是侍女,其实更像姐妹,她也是唯一知道我的计划的人,就像我的姐姐一样。
   我歪头看着同样一身红的墨言姐姐,其实墨言姐姐本来长得就很漂亮,穿上这么鲜艳的颜色更显得明艳动人,一瞬间我竟有些移不开眼,我微笑着调戏她,“很漂亮呢,墨言姐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新娘子呢。”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耳朵悄然攀上一抹红。然后她伸手遣散了侍女。
     我微笑,然后正色道:“东西带来了吗?计划今晚执行,风天逸为人谨慎,我会和他一起喝下毒酒。”她看着我,目光隐含担忧,“一定要这样吗?郡主不会希望你为了帮她复仇而丢了性命。”她认真地说,我说:“我已经没有退路了,我要他付出代价,墨言姐姐,如果你还希望我以后能幸福,就不要拦我。”她叹了一口气,终是什么没有说,我知道她是真心希望我能放下,可是这不可能。
     我看着她伸手将我的长发笼起,用一条红绸将头发束起,我看着她微笑着,笑容中带上了些苦涩。
     我听见有人敲门,她轻轻的将一个小小的纸包放进了我的手心,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孩子,对不起,还没有让你看见这个世界就离开了,对不起,我伸手擦去眼角的清泪,挂上幸福而虚假的微笑,将红色的盖头盖在头上,任由墨言扶起我的手,将我带到门外,我听见了鞭炮的响声和喜乐的声音,一步步地走向轿子。
    经历过一路颠簸之后,跨过了火盆,走向了新房,我坐在床上,紧紧地握住手心中的纸包,里面装着是我们雪家独有的毒药,踏雪寻梅,除了我没有人有解药,我掀开盖头,伸手拿过桌子上的酒壶,将纸包打开,将里面的药粉全部倒进酒壶里,然后轻轻摇晃,我从袖中拿出一封信,还有踏雪寻梅的解药,放在了枕头下面,风天逸,你没有资格死,你要活着,记住我们都是因为你而死的,一辈子记住,你没有资格幸福。
     我坐在床上,静静地等待着夜晚的来临,过了一会儿,天黑了,我伸手将盖头重新盖好,我紧张地等待着手心中沁出了薄汗,我听见了门被推开的声音,紧接着盖头被掀开了,风天逸也同样穿上了一身红衣,更加显得丰神俊郎,可我却早就没有了欣赏的心情。
     我看着他脸上的幸福微笑,我也努力让自己的脸上出现微笑,他温柔地执起我的手,眼中倒影出我的影子,我微笑伸手拿过酒壶,斟满两杯酒,微笑着递给他其中一杯,而自己则拿起另一杯,微笑着喝完了这致命的合卺酒,静静地等待着药效发作。
    在这之前,我终于不用继续演戏了,我看着他突然吐出了一口鲜血,我微笑,死死地咽下口中的鲜血,他诧异地看着我,我从袖中拿出匕首,狠狠地刺向他,他的眼中从惊讶变成了愤怒,他伸手夺去我的匕首,我依旧微笑着。我看着他清明的瞳孔渐渐变得浑浊不清,心中清楚是药效发作了。
     我静静地看着他手中的匕首直直的向我的心脏而来,而我并没有躲避,只是闭上了眼睛,终于可以解脱了,当传来匕首刺穿皮肉的声音,我看见了他不可置信的眼神,匕首掉在了地上,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我的眼前模糊不清,什么也看不见,我只听见了风天逸的怒吼和仿佛哭泣一样的声音,姐姐,我的眼前出现了我的姐姐,她温柔微笑着向我伸出手,我还看见了我的娘亲,我的家人们,他们都在等我,我微笑着向他们伸出手,然后静静地停止了呼吸。
     “羽还真,你不能死,你就这么恨我吗?我好不容易找回了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带走了我们的孩子,你恨我,你赢了,我很痛苦。”我死死的抱着羽还真,仿佛这样就可以留下他一样,然后我看见了墨言,真真最亲近的人,我看着她掀开了枕头,拿出一封信还有一瓶药,她从里面拿出了一粒药丸还有那封信,递给了我,她看着我吃下了药丸,然后她捡起了地上的匕首,狠狠地扎入了自己的心脏,她的脸上带着和真真一样的微笑。

孽缘(四)

    我和他仿佛还和之前一样,只有我们自己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他努力将一切还原,可早已物是人非,姐姐,苓姐姐,他们再也回不来了,自从我们重新在一起之后,他总喜欢紧紧地抱着我,仿佛这样就可以留下我,但我早就不爱他了,就算人留下,心也早就死了。
    我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让他痛苦,永远,今天有太医前来诊脉,说我怀孕了,我愣住了,怀孕了,我伸手抚摩着肚子,这里孕育着一个生命,不,他不该降生在这个世上,很快,风天逸就来了,他看着我的肚子,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我很想告诉他,没用的,我不会生下这个孩子的,不过我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他小心的抱着我,将耳朵贴在我的肚子上,他很幸福。
      之后他宣布了一个让我措手不及的消息,他说:“传我旨意,封羽还真为羽后,择日完婚。”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的微笑僵在了脸上,我可以对他强颜欢笑,也可以与他同床共枕,可是我没办法嫁给他,我没办法日日夜夜对着我恨之入骨的仇人强颜欢笑,不行,我做不到。
    我看着他微笑着执起我的手,对我说着世界上最甜蜜的情话,我却只觉得虚伪,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微笑着牵着他的手,看来计划需要提前执行了。
    孽缘应该再有一章加一篇番外就可以完结了,想看he的亲们可能要失望了,这就是一把刀,至于包子嘛,就是用来搞事的,好了,下章大婚,女装真上线,谢谢大家的支持,之后应该就填其他坑了。 @夕阳的微笑

孽缘(三)

    等我醒来之后,许久没有露面的风天逸出现了,他坐在床边,我们相顾无言,空气中扩散着难堪的沉默,我们早就不再是当初的我们了,最后还是他先开了口,“羽还真,你到底想怎么样?”怎么样,这应该是我问的呀,我没有开口,正当我以为他会离开时,他伸手抱住了我,力道大得仿佛要将我揉进他的骨血之中。
    我听见他嘶哑的声音,“羽还真,我们不要互相互相伤害了好不好?当初是我不对,可是那不能全部怪我,如果没有花神佩,没有那该死的宿命,我们应该幸福地在一起呀,还真,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让我补偿你,好不好,求你。”真是讽刺呀,这曾经是我最想要的,可现在只觉得讽刺,回去,怎么可能,我恨你呀。
    不过我并没有显露出来,我只是微笑着回答好,我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很幸福,看着这样的他仿佛又让我回到了我们当初在一起的日子,那时我们很幸福,只是现在的我们没有资格幸福了,我们的身上背负了太多罪孽,风天逸,我恨你,我要你这一辈子都沉浸在痛苦和愧疚之中。
     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说是在一起了其实并没有任何改变,只是我可以在清风苑周围行动了而已,他还在院子中间种了一棵桂花树,每当桂花落下的时候,仿佛下了一场桂花雨一样,很美,他有时会来,我们就坐在桂花树下准备一盘桂花糕,一瓶桂花酒,在树下对饮。
    我看着桂花酒,一个计划出现在脑中,我依旧微笑着,一如当初,只是我不再爱他了而已。